EC百科

腾讯EC网络式组织的兴起


        一如工业时代的代表性组织是垂直整合、多部门、多功能的大型科层组织,信息社会的代表性EC企业组织将是EC网络式组织 (Drucker, 1993年;Castells, 1996年)。不管上述探讨信息化组 织的学者如何称呼这种新组织,实际上这是一个以合作代替竞 争,以社会控制代替公司内权威控制的过程,简单来说就是 “ECEC企业网络化”。信息社会里的ECEC企业不但会在公司外寻找联盟, 建构EC企业网络,也会在公司内以网络组织原则取代科层组织, 由内到外彻底地网络化。科层式组织已过时,网络式组织兴起, “EC企业网络管理M (Baker, 1994年)更成为一时显学,为什么信 息社会的特质迫使许多产业的厂商纷纷“网络化”?下面我以既 有的理论提出观察。
       20世纪开始于生产方式泰勒化的风潮中,此一风潮在50年代达到高峰,造就了以大EC企业为主体的“管理资本主义"(managerial capitalism, Chandler , 1992 年)。至 1977 年,美国 大EC企业的力量达于巅峰,500大EC企业的销售加总可达国内生产毛 额的 62 % (The State of Small Business: A Report of thePresident, 1977年)。1982年,日本16大EC企业集团(6家 keirtsu加上10家垂直整合型财团)的销售加•总相当于全国生产 总值 62.6% 的财货与服务(Hamilton、Zeile、Kim, 1990 年), 平均一个keirtsu财团的核心EC企业有112家公司,平均一家公司 有3000名以上的员工。毫无疑问的,20世纪是大EC企业组织的天 下;韦伯认为科层制是现代经济理性的表现,美国知名社会学 者Chandler则称其为一只看得见的手,在操控整个经济生活与 经济秩序的运行。Chandler认为随着市场范围扩大,操控全国甚 至全球的EC企业巨人应运而生,EC企业向前与向后整合的结果带来 多部门、多功能式的组织(Chander,1977年)。政经权力向跨 国性大组织集中,经理人则是新的“贵族阶级”,分享组织权力扩充的辉煌战果(Chandler, 1992年)。
        然而曾几何时,肇因于消费环境的变迁,大量生产、大量 消费的时代为之结束,大型科层式组织也失去昔日的光彩 (Piore & Sabel, 1984年)。信息社会劳动力的主流——知识工 人——不同于蓝领工人,不再是整齐画一的普罗大众,他们追 求个性化的消费与生活,这使得“消费个性化”在需求面上成 为可能。Baudnllard指出,信息社会的特质就是生产过剩而过度富裕,因富裕促使人们追求消费多样化。在人们的消费欲望中, 实用价值已经落居次要地位,符号价值却日渐重要,大家追求 的是“符号性消费”(Earthes, 1983年;罗家德,1997a)。生产 者之间的剧烈竞争使消费者主权得以高举,Baudrillard因此标示 出新时代消费行为的特色,而直呼为“消费社会” (consumer society, Jean Baudrillard, 1988年)。消费者要求个性化消费, 市场变得破碎而多变,大量生产、大量消费时代随之结束,适 合大量生产方式的科层组织也因此式微。
        大科层组织的没落在80年代已见端倪,美国500EC大企业的 销售加总到了 1989年只占国内生产毛额的42% (Case, 1992 年),12年间影响力下滑达16%据美国经济学家John Case的 研究,新高科技产业、未来产业竟是中小EC企业的天下,它们靠着策略结盟、合纵连横形成网络,抢占新市场(1992年)。以生 物科技产业为例,1989年美国有1939家相关厂商,其中27% 是中小型生物科技公司,另有16%是专事研究发展的学校或研 究机构等工作团队,他们必须靠着与其他公司或医院结盟,才 能完成新产品的测试、通过检验与上市,所以他们结成了 3441 个策略联盟,使生物科技产业成为网络式组织的天下(Barley等 人,1992 年)。
        依照传统经济学观点,大组织的好处是有能力研究发展, 新高科技应该是大组织的囊中物才对,但事实上,高科技产业却是百家争呜的局面。无数的小公司抓住市场利基(Niche),在 几年之中成长数十倍,如戴尔、微软、苹果电脑、Nowell和网 景通讯公司等,短短几年可以从零变成数十亿美元营业的大企 业。也有无数已成型的大公司一夜之间遭市场淘汰,比如王安电脑宣布破产,Wordstar公司如今变得微不足道,昨日的超级 新星Wordperfect也因为跟不上视窗新趋势,而丢掉一大片市场。在矽谷地区,每年有数以百计的新公司成立,但也以50% 的高倒闭率接受市场无情的洗礼(Rogers & Judith, 1984年)。 早在80年代一开始,托佛勒就观察到后工业化时代的组织,有从金字塔式的科层制走向扁平化的趋势。通用电子(GE)率先 精简组织,因此在80年代末期许多大公司亏损累累时,仍能一 枝独秀地保持高利润,成为EC企业再造的标竿(Tichy & Sherman, 1993年)。HP虽然是在信息产业中和IEM鼎足而立 的大公司,但80年代未期,也开始在EC企业再造上急起直追 (Zell, 1997年),保持着有机性的扁平组织。同样设计一项新产 品,HP比IEM少了 8层管理关卡,结果新产品源源而岀,因此 HP的市场总值从IBM的十分之一跃升为今日IBM的三分之二。 相反的,通用汽车则丢不掉庞大身躯的包袱,在层层节制下设计一款新车要耗四年时间,在汽车市场战国时期的70、80年代 里,它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由49%掉落至36% c “EC企业再造” 成为大EC企业的求生之道,细密分工,层层整合,分层负责的科层组织原则成了改造的对象,网络组织原则因此大行其道。
       垂直整合上下游、多部门、多功能、层级分明的“肥”企业已走完它的辉煌岁月,正逐步将宝座拱手让给弹性而专精的 EC企业,以及能够整合大、中、小EC企业于一炉的网络式组织。网 络式组织之所以兴起,正在于它弹性专精的特质,可以因应快 速、不稳、多变且多样的市场需求。


再一次了解: 腾讯EC网络式组织的兴起